《疯狂的赛车》人物众多,只要这面具做得精妙

作者: 影视资讯  发布:2019-09-12

    美,有千万种定义;理论家争论的也不低于十种;审美趣味无争辩,对艺术的欣赏同样是,无论你是真影迷还是伪发烧。
    不用背负拯救中国电影或者开创小成本制作大票房收入成功先例的名目,只从趣味来看,疯狂的赛车,够好笑。感冒得昏昏欲睡,强撑着坐在影院里,忐忑地担心不好看怎么办,然而,即便是多数镜头色调昏暗(略脏的感觉,更为写实),一样快速点燃情绪,笑肌得到充分锻练。
    尤其在耿健将含悲将师父骨灰交与黑社会那段,笑点惊爆,满场大笑。所有的情节铺垫达到高潮,所有的误会巧合似真非幻,所有的情绪各自沉浸,只让观众享受了聪明看客的欢笑。看电影,到底是看生活,还是看梦幻?只要你能让我笑。
    当耿浩以为自己幸运到极点时,不过是陷入圈套落进倒霉的极点,而我们当然知道,这种倒霉的极点不过是让我们的神经绷到极点,以得到下一次极度松驰的畅爽。
    虽然台词里有斧凿的痕迹,也有重复的单调,但是整体塑造了角色的搞笑特质,面具化?只要这面具做得精妙好看。笨贼拽文“我们会不会多行不义必自毙”,完全展现出笨贼憨实的狡黠,无知的怯懦。也许这不是一件能流传许久的精品,但绝对是当下这个时代的好片(对流行文化、社会现象的另类解读或点到为止的借用)。你能看到生活,也能感到魔幻。
    印象最深的是片子的配乐,反讽搞笑的效果极尽渲染,那样的画面只有配了这样的音乐,才更让人哭笑不得;这样的音乐只有配了那样的画面,才更让人大笑不已。多数选用的是曾经流行的歌曲片断,人们通常熟悉且理解其含义会引起一些意象情感的联想,但导演偏偏把它用于表现相反的情境。当一个经典的文化符号放进一个特殊情境竟有了大相径庭甚至截然相反的意味,怎能让人不唏嘘不回味。

因为对《疯狂的石头》怀有美好回忆,所以我对《疯狂的赛车》有很强烈的好奇。但宁浩这部用三年时间精心制作的电影,最终让我非常失望。虽然电影里的笑料铺得到处都是,但它们中能打动我的寥寥无几。如果非要说《疯狂的赛车》是《疯狂的石头》的升级版,那我宁愿说,《疯狂的赛车》是把巧妙误会成巧合,把疯狂升级成癫狂,把荒诞演绎成荒唐的一部机关算尽的电影。

除夕的前夜,晚上10点半,在微寒中躲在温暖的电影院,看完了这部电影。看电影的氛围本身就很不一样,电影院中的人,比想象中的要多很多,几乎坐满了三分之二;一起去的人也很不一样,第一次家里被称为孩子的这一辈人一起出来看电影,最大的27、8了,最小的仅仅10岁。
电影中的很多每一瞬,每一个人都在笑,微笑或者大笑。电影谢幕,我们这些流着同样血脉的人却对电影没有相同的默契。最小的妹妹还在说,你们就是应该陪我去看灰太郎和喜洋洋的。刚刚好越过了80,成为了90后的两个妹妹,看完电影就躲到了厕所补装。同属90后稍大的弟弟还在不停的笑呵呵的说,好搞笑。剩下几个快奔3的我们几个,走出电影院,开始考虑12点多了,这么一大群人怎么回家。
我们这不也是一部冬季里普通的电影吗?不同的人,不同的人生,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彼此交叠在一起。我们因为血脉,他们因为耿浩。

看《疯狂的赛车》的下午场,影片结束后出现了一个感人场景——我是指如果我是片中客串出租车司机的宁浩导演,我一定会被眼前情景给感动到。跟绝大多数中国影院一样,灯一亮,观众都要起身离席,但演职员字幕里还夹有画面内容,几乎所有人都站着看完了,有的在银幕前、有的在走道阶梯上。等电影交代完人物命运(其实已经无关大局),直到出现那个大大的“终”字。

《疯狂的赛车》人物众多,还煞费苦心找来形象各异的演员。但这些人物的真正内核,都是照着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就是个个愚蠢,却又自以为是。《疯狂的石头》里令人叫绝的“笨贼”模式,几乎被《疯狂的赛车》用的走进了死胡同:笨黑帮、笨车手、笨奸商、笨杀手、笨警察……电影的每一个搞笑情节都要借助剧中人物的低智商才能完成,编导似乎也在刻意借助这种不近情理的愚蠢而将角色“非人化”。所以作为观众的我们,尽管在不停地看到有人倒霉,但一点不会产生同情或怜悯的心情,相反只会产生恶意的快感。

有一段时间,迷上了黑色的童话,那种小朋友读完之后,会愤愤不平,我读之后感到无望的童话故事。
有一段时间,朋友迷上了鲁迅先生的小说,他说被了他的小说,骂人不带脏字,气死人别人给你说谢谢。

拖了近两个月的传统贺岁档即将过去,莫名地想到去年最早一部贺岁片《梅兰芳》里的台词:你的时代到了。这个你,是指宁浩。

《疯狂的石头》之所以成功,并不全在疯狂的笑料。笑料能让人笑得会心,是因为从电影里能看到对中国当下社会的细心观察,然后这种观察在电影里有妥贴的安置。当戏里的情境和我们生活的现实形成某种微妙的呼应时,我们自能会心一笑。《疯狂的石头》让人喜欢,还因为在辛辣的讽刺和调侃的背后,有对尴尬小人物(郭涛饰演的保安)的体谅和敬佩,有对忠诚、勇气的肯定和赞赏,这些都让《疯狂的石头》的笑声显得温暖。这样的笑声和那种一心等着所有人出丑卖乖的冰冷的笑声,有着天壤之别。

就觉得这部电影。像一个黑色的童话,像一段玩味的文字。
仿佛永远都是倒霉的永远都被命运玩弄的耿浩,把自己全部心血都贡献给耿浩的师傅,坑蒙拐骗一次次撞上耿浩的李发拉,“做一行就要爱一行”对城市未知而充满幻想的笨杀手笨贼,“人在江湖”的台湾黑社会,还有买墓地的警察出租车司机……所有细碎的人事组合在一起。
仿佛完全不沾边,可是,巧妙的组合在一起。
不再是电影中那些华丽绚烂的爱情,不再是不着边际的警匪片,也不再是离时代遥远的人物。都只是生活在中国这个几亿人口的大社会中的一些小人物。
笑到面瘫的时候,有一瞬间觉得这样的故事是如此的不真实,是那种不可接近又近在身边的不真实。那样复杂巧妙,如同蝴蝶效应般把几个人统统联系在一起似乎是如此的巧合加偶遇。可是,切割开彼此联系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单个的人,每一个单个的故事,哪一个不是身边林林总总形形色色的人的总和。
每一个人,都极具代表的夸张显示了,身边人的善良胆小贪婪与丑陋。
人生如戏还是戏如人生?其实并不重要。电影在演艺我们取乐的游戏人生,亦有人在看着我们如戏般痴迷而不自知的生活。

第二次疯狂

其实,坐在电脑前噼噼啪啪敲了一堆,觉得自己也有点像故事中的人物。把生活无聊话了。
电影,或者说这部电影也不过是娱乐大众。
茶余饭后,过年喜庆时,坐下来,愉悦身心,开怀一笑,释放压力而已。
只是在偶尔觉得,国产片还是有好的有值得我们花钱的。

中影公司有意把《银牌车手》改成了《疯狂的赛车》,其用意不外乎跟《疯狂的石头》串一起,打造“疯狂系列”品牌(如同台湾人把有施瓦辛格出演的电影都翻译成《魔鬼XXX》)。赛车所占的影片篇幅还不到三分之一,宁浩本人肯定不想这么取名“疯狂 ”。无奈上头发话,还是从了吧。比起冯氏喜剧、张氏大片,他的身份定位依然是个名气不大的“青年导演”。《疯狂的赛车》不具备呼风唤雨的宣传攻势,未来票房只能依靠观众看完后的口口相传。

仅此而已 。仅此也很多了。

首尾两处的自行车赛外,影片大部分内容是关于买凶杀人和毒品交易。多数人物都疯狂癫癫,异常搞笑。失意倒霉的车手耿浩想送师傅最后一程,黑帮团伙打算办完事好回台湾,一个计划杀妻夺财的奸商,两个想着干一票的笨贼,一对希望破大案的人民警察…… 众多支线构成的故事包含了十几个人物,加上飙车、爆炸,疯狂程度确实要远超“石头”。

宁浩的班底

黑皮的角色让黄渤一战成名,此番《疯狂的赛车》里没有道哥几人来抢戏,他是绝对的一号主角。不过电影依然留有《疯狂的石头》里的演员,比如三宝和四眼,这回他们改行当警察。至于“冯总”徐峥,更是梳着“汪涵发型”,满嘴CBD、不忘潜规则,大行搞笑之能事。

新成员里,两个笨贼跟黑帮头目应该会人气胜出。“不烧不专业啊”、“本地帮会太没有礼貌了 ”,看完影片你肯定会记住此类喷饭台词。其他演员方面,九孔更多是发挥了他的猥琐天分,不如他在娱乐节目上搞笑;演多了文艺片的高捷等人只是过过场;那位喜感十足的泰国佬,后半程只能以速冻假人出现,没能制造更多表现机会真有点遗憾。跟石头一样,《疯狂的赛车》里还有不少小把戏,仅凭电影院里看一遍是挖掘不尽的。比如法拉利雇用的几个身着超人服的极品男,可要留心观察他们一把。等它出了DVD后,大概有人会写篇“终极解密”,把细节逐一点提。

观众与电影

《疯狂的赛车》的故事依然可以用黑色喜剧和盲打误撞来形容,私以为那么多笑场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处段落,当属耿浩跟黑帮在寺庙门口完成交易的一段。对方的正经专业乃至后来出租车上验毒,直教人笑破肚皮。看多了香港警匪片的类似桥段,那种颠覆恶搞就来得更为强烈。

相比其他贺岁档主流影片,《疯狂的赛车》可不是一台易操作的傻瓜相机。先前有朋友不看好普通观众能接受它,线索太多、人物太杂,一般人不带脑子进电影院,要看懂《疯狂的赛车》似乎会比较累。不过经过一波波打倒国产大片的浪潮,观众水平的逐年进步倒是显而易见。虽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认识萨布跟盖·里奇,但手法相仿等问题,可以用“闻道有先后”来回答。毕竟《疯狂的赛车》达到了双赢目的,既可以让观众笑笑而过,又适合影迷的回味分析。

赛车的进步

我甚至乐观地认为,《疯狂的赛车》的货真价实,让国产类型片达到了一个高度。看到片中偷渡过来的黑社会断指弄枪,简直有些难以置信。至少在日益钳紧的大环境下,以往本土电影鲜见有正面触及。另外暴力的出现也耐人寻味,这些都是商业类型片所不能缺少的卖点素材。那《疯狂的赛车》是什么类型片?警匪?动作?好像都不是,它更像兼具不同功能的混合体,更多是满足观众的娱乐需要。

比起《疯狂的石头》的300万投资预算,宁浩在《疯狂的赛车》里尝试的是真正的商业制作。至于渐成流行趋势的植入式广告,在片中也是为数不少。然而比起拍成商业广告片的《非诚勿扰》,《疯狂的赛车》的编剧、剪辑、摄影都值得玩味。但宁浩认为多线叙事、人物交叉冲突的探索到头了,所以疯狂三部曲估计是玩不成了,往下尝试拍科幻片或西部片等新颖类型。

厦门说情缘

《疯狂的石头》拍摄于重庆,轻轨索道、罗汉寺、朝天门跟解放碑的高楼大厦都有出现,令人印象深刻,至今还记得一个叫“棒棒”的词汇和职业。很早就听说宁浩东南飞,《疯狂的赛车》的外景拍摄地选择在了厦门,片中带有区域特色的中山路大同路骑楼、环岛路的临海风光和体育场,加上台湾黑帮的交流用语和闽南歌曲,特色十足。此外像闽D、杏林等关键字眼也提醒观众这是厦门。当我看到有飞机起降的场景,也会想到那是在岛上的高崎机场附近。

影片对厦门市区容貌的表现几乎锁定在了那片骑楼建筑,却避开了广为人知的轮渡和鼓浪屿。从巴蜀从闽南,宁浩完成一次时空转变。或许是方言对白不宜过多,《疯狂的赛车》里的主要人物都带着原来各地口音,除了几个台湾艺人和次要小配角,令人爆笑的“闽南普通话”和热门方言词汇几乎没有。在一个闽南人看来,电影放弃了可以利用的优势所长,毕竟闽南语不仅仅适用于台湾片,它完全能够融入本片。大概《疯狂的赛车》背后有些难言之隐,又或者这个故事发生在哪里都可以,无非宁浩恰好相中了鹭岛。

显然,《疯狂的赛车》是部紧抓人心又不失娱乐的闹戏,没有拖泥带水,不会乱煽情。它与这个时代共同呼吸,瞎闯荡的小人物,在观众生活体验的接受范围之内。跟随故事发展,他们的情绪反应是如此有趣,有些忍不住交头讨论剧情,一边又禁不住大笑。

大部分在场观众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见证一场中国电影新老力量的交替。正如多年以前,中年以上一辈的观众看着陈凯歌、张艺谋和冯小刚一路走来。距离我们时间最近的冯小刚,也摸爬滚打、一支独大了十年。十年,多么可怕的字眼。当国人为看不到好的本土商业电影、没有太多选择信赖而愤慨时,《疯狂的赛车》无疑是应该出现的那一种,更值得褒奖鼓励。我不能说它是完美无瑕的好片,却可以抛出一个关于未来的预言。【网易 】

正面为王的评价,善意的意见毛病可看这里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5193263/

本文由永利棋牌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疯狂的赛车》人物众多,只要这面具做得精妙

关键词: 永利棋牌